莲漪姑娘

这个小阿青好歹是我的人了

Salaki:

之前软磨硬泡求了一辆车 @莲漪姑娘 终于。。。。我把图撸出来了。。。。QAQ实在是第一次画车。。。还是第一次用固彩。。。QAQ好多地方颜色上的莫名其妙的就原谅我了吧QAQ

肝策划真是令人窒息,手里有存稿都没空发

【也青】 山风 (民国谍战向,车,一发完

这个结尾的升华主题让笔者本人都猝不及防……

我怎么会写出这种东西……

生日快乐老王,不好意思耽误了【捂脸

@Salaki

链接走评论吧……又吞了……

今天我有种隐隐的恐惧,我有点不好意思放车出来了……

和小伙伴 @霓萤与芸木 的交叉写,不好看那个是我的………

【也青】 南风 (二)凯旋

我的也总终于出场了,我爱他
~( ̄▽ ̄~)(~ ̄▽ ̄)~

(二)

王也今儿有点郁闷。

怎么着呢?

他马不停蹄从关外赶回来看他家的诸葛狐狸,想给他个惊喜,故而只知会了张楚岚,谁料刚进城门,这不,他们这一支骑兵就被夹道欢迎的百姓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本来想让亲兵牵马,他好在路上睡一觉解解乏,谁想这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往他身边挤,一队亲兵怕动刀动枪伤了她们,空手拦还拦不住……

王也正睡眼惺忪着呢,这厢一阵劲风袭来!北疆战场刀剑无眼,箭雨腥风磨砺出来的近乎本能的反应令王也上身一矮,驱策骏马回身的瞬间,斩马刀已出鞘,精准地劈开那听破空声感觉似乎有些过于庞大的暗器。

一个……甜瓜……???

以风后奇门排兵布阵盛名,大杀四方收复万顷失地,百战百胜令敌军闻风丧胆的上柱国镇北大将军燕云军统帅王也,终于不负众望地愣在了当街。

这特么哪个孙子?

甜瓜在地上摔成了几瓣,街上陷入了短暂的宁静。

电光火石间王也掐了一指头,看向了那非主流暗器的来处。有那看热闹的人乖觉的,一发跟他看去,人堆里头一个体格能装下快俩王也的姑娘对着他嫣然一笑。王也心道我说手劲儿这么大呢,条件得天独厚啊这是……他笑着冲姑娘一拱手,还不待说话呢,便被四面八方飞来的花枝儿和果子招呼着了。

姐姐们啊,你们要逼得出家人说脏话了啊!

哦不对,他已经还俗了,一想起他家的狐狸,心里还是甜得跟糖葫芦似的。

好容易赶上了卯时进殿,王也抬眼看见皇帝陛下穿得立立正正明明白白的歪在龙椅上,不由一提嘴角,站在头前,随百官一同朝拜。他一身甲胄,战袍染了血,只半跪着,奋力欠下身去。再站起身来,却仍是他那一贯的懒散模样,仿佛若不是那一身甲胄在支撑,他便要靠着柱子,一路滑到地上瘫着。

副将将战报高高举起,由司墨呈给诸葛青,内里详细禀陈了平定边境的经过。诸葛青读毕,依例宣旨嘉奖。王也战功赫赫,早已加无可加、封无可封,他又不讲究吃穿用度,不缺银钱,而那另一半缘由,不说大家心里也清楚,故而每次论功行赏都论不到他这儿,他也只跟着走个过场。

随即朝臣又上表奏了几样咸淡事,诸葛青一一考虑安排了,便早早宣布散了朝。

“那么,请王将军与我入偏殿议事。”诸葛青一甩袍袖,施施然迈下台阶,向门外走去。抬辇的宫人连忙跟上,他却挥挥手屏退了。王也当然知道他口中说议事,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嗤的一笑,抬脚跟上。又招手叫宫人,吩咐道:“给你陛下打着罗伞。”

诸葛青闻言一回头,轻斥道,“退下。”王也竟然从他那狐狸一般眯成一条缝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故作的幽怨。“那行行行,咱不打了。”他抓了抓自己额前的碎发,不知道这位祖宗是哪里不合意了,只得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敢是自己出征回来晚了?还是嫌自己身上有血腥味儿?王也虽然是个少爷出身,但他从小没见过几个堂客,性子又散漫,看着温和,倒不是个喜欢和丫头婢子调笑的,后来入了武当,更是一心向道,故而从没人教他情人间的小情趣小性子究竟是个怎么回事。偏偏这狐狸陛下鬼主意还多,若不是他本性聪明,真是全然转不来。

看着那人悠悠闲闲地叼着根不知之前什么时候折来的草棍,王也终于忍不住开了口:“我说,您一皇上,上朝之前撅根草藏袖子里,合适吗啊?怎么就不嫌脏呢?”

诸葛青一回头,堪堪与王也对着,这王将军一个猝不及防,嘴唇就贴上了皇上的鼻梁,那根草颤巍巍地戳着他的脖颈,痒痒的,好像搔着他的心。王也喉结上下滚动了着,咽下一口唾沫。他叹了口气,手不由自主地伸出去,诸葛青却后退一步,手拈着草直递到他嘴边。王也下意识叼了,听得诸葛青一声轻笑,不由得在心里念了成千上万遍的“祖师在上,弟子凡心”。

王将军的凡心动了,念叨几句应了个景,自然就不肯再用什么清规戒律来约束自己。所以宫人在得了吩咐合上寝宫大门准备离开的同时,便听得那金碧辉煌的门板闷声一响,似是有什么重物撞了上去。

【也青】南风 (一)敞亭

将军也×皇帝青,架空背景,人物有ooc
应画手妹子 @Salaki 点梗,经多方请教,写出了有对于笔者来说完全新奇的技能的第一章(仍然没有学会打麻将)如有技术错误请多包涵【抱拳
后面几章新手女司机出城,请大家注意闪避不要被雷劈╮(╯▽╰)╭
第一发还是短小了点,后面可能会多一些

(一)

纱厨藤簟,浮瓜沉李,恰是闲夏时节。

寅时,玄清宫,漾碧亭。

皇帝诸葛青,长公主诸葛萌,大内侍卫统领冯宝宝,暗影卫统领徐四在亭中石桌处坐了一圈。不过这么说并不准确,因为侍卫统领大人并不是坐在石凳上的,她是拄着一根铁锹,并不优雅地蹲在凳子上,颇为自得其乐。
这四位,摆着一个商谈密事的架势,其实是在……聚众打麻将。

趁着早上天凉快。

“胡咯。”冯宝宝淡定地一推牌,从凳子上蹦了下去,满场乱窜。

徐四看着堂子里仨八条,自己手里五条七条九条,一对二条,抓着脑袋犯了嘀咕,“打五条胡八条,打九条胡六条……”

“小四,打五条。诸葛青,打八条。”冯·麻将高手·宝宝指点道。

“凭什么啊?”诸葛青眯着眼。

冯宝宝挥了挥手中的铁锹,吓得诸葛青赶紧把这烫手的八条扔了出去,冯宝宝啃着一个桃,满意地点头。

有鬼见愁冯宝宝的帮助,徐四一个清一色胡得十分得意,“宝宝啊,不枉我每天和你研究武功招式,你还是向着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这边下来,诸葛青凭着一手听风吟,成功捕获了长公主的嘟囔,听了。诸葛萌哗啦哗啦地数着钱,嚷嚷着再来一把。

“停停停停停停!都给我别!玩!了!”丞相张楚岚一个飞身来到亭前,开始了魔音灌耳模式,跟在他身后的小王爷诸葛白早有准备,用帕子紧紧塞住了耳朵。

“张楚岚,我今天不上朝。”诸葛青指尖摩挲着一张牌,悠悠道。

“陛下今天需要上朝!”张楚岚真是一个头两个大,“王也将军回来了,现在城门口,约摸着卯时就到这边了。昨晚上我就派人通告群臣今天需要上朝了!”

诸葛青拍案而起怒视四方,徐四弱弱地举起手表示自己本来想汇报这个情报,奈何打麻将打忘了……

诸葛青一笑,道:“他还知道回来?”

“更衣。上朝就上朝,朕还怕他不成?”啧,这声气,不知道以为王也将军要造反呢。

诸葛青换上龙袍,对着面镜子左照右照,抿了抿头发,尝试着把领子往下扒成一个能看见锁骨和大片肩膀的好看角度,摆弄了足足一刻钟。

“诶,皇兄为什么要这样穿衣服啊?”乖巧安静的小王爷诸葛白突然问道。

张楚岚抓狂道:“你别学就是了!!!”

诸葛白正是求知好学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年纪,闻言更加好奇,“为什么啊?”

张楚岚:“他是穿给将……将,将来试一试怎么好看的!他他他还没试出来,所以你先别学!”

诸葛白看着诸葛青,若有所思。

徐四:“……”

诸葛萌:“……”

诸葛青一边理着衣领一边摇头,似是不太满意。

“这样,我帮你把你埋咯,你再等王也把你挖出来,你也不用想穿啥样想得脑阔痛……”冯宝宝捏着下巴想了想,“小四给我讲过,这个叫……情趣!”

“四哥你给我离宝儿姐远一点!!!!!你每天都在教她什么东西啊???!!!”张楚岚发动了雷法,意图把漾碧亭变成一个巨大的烤炉。

“离字,赤练。”阳五雷在半路轻轻巧巧被火舌截住。张楚岚看出这位陛下心里正不痛快,多半是嗔着王也在回程上没给他来信,正自己别扭。这皇帝诸葛青,是爱玩爱闹了点,大事上却从不含糊,脾气又好,张楚岚若不是长了个管家婆心,根本不必每日给自己找气受。

这小情人之间的官司,真,没,法,管。

“陛下你快准备我先撤了,朝上见!”张楚岚一把抱住奋力挥舞着铁锹的冯宝宝扬长而去,远远还能听见他们声嘶力竭情真意切的对话。

“宝儿姐!别总想着埋人!!!他是皇上!不能埋!”

“你放开!全埋咯!”








将进酒 · 图灵密码

祝中秋快乐!一首将进酒写给图灵密码,虽然总是在瞎写,不过总归开心。

君不见,昔有神明字普罗,折蔓衔枝盗天火。
君不见,关山难越悲古道,重檐映雪知多少。
温泉水滑清酒烧,林间皓月流萤闹。
旧年电波终临世,列子传说恍如昨。
图灵二十四万言,字字冰心如磨磋。
一双人,两段情,将进酒,杯莫停。
与君共一世,犹记碧海跃奔鲸。
背脊寒凉指畔温,百转千回疑梦醒。
当年絮语今朝醉,一吻痴缠意难平。
银汉迢迢映明月,破镜重圆人不觉。
但愿今夜人长久,历尽千帆未肯休。
芳华老,锦年流,
往事回眸一杯酒,年年有缘岁无忧。

小非哥真好,我好爱他~

普罗真是我们的小可爱啊~我现在好喜欢他(*^﹏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