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漪姑娘

北京卷之砚砚的日记本

#非天夜翔#

        绿水青山图

        2018.6.8 晴
        距离上次大规模的丧尸爆发已经整整四年了。人类的智慧永远都不可估量,现在的地球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四年来,地球人口翻了一番,却远远不及丧尸潮爆发以前的数量。人们开垦了一部分荒地,用于种植和建筑,余下的自然成趣,不为人类所扰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和蒙烽安定下来很久了,蒙将军的养鸡场也开起来了,不知道怎么他诗兴大发,给养鸡场起名叫天涯。前飓风队队长赖杰少校倾其所能,给养鸡场题了幅字,虽然“天涯养鸡场”这几个大字歪歪扭扭地像是奥克斯综合体的手笔,我们还是很感谢他这份心意。他和晓东、决明一起给养鸡场的外墙画了画,风格一言难尽,陆顾每次来都要吐槽说,但愿不要吓到正在下蛋的母鸡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在青河市住得久了,也有了一些积蓄,经常自驾游,几辆车走起来,仿佛又回到了我们并肩奋战的时候。无论那段日子有多么难熬,我都十分感谢它,毕竟它使我重新认识了蒙烽。我失去了一些朋友,也得到了一些朋友。希望逝者在天国平安喜乐。

        这周我们决定回漠河去看看,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极光,也差点失去了蒙烽。听说温玉虹回去建设家乡了,我想知道那里怎样了。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事给我的回忆太过阴郁,我真的会爱上那个地方的,景色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比当年走得更北一点。虽说2013年过后全球的环境都得到了改善,我们都见惯了蓝天,但中国之北的天空仍然让我们感到惊喜。天空是地球弦的颜色,蓝得纯粹而透彻,这是母星给予我们最美丽和珍贵的财富。轻纱似的云在风中微微卷着,向西移动着。现在是夏天,这里的温度十分适宜,很凉爽。我们随便在林间铺了野餐布,准备做点吃的。金色的阳光从高大的古木顶端倾泻下来,把芊芊的草地映得斑斑驳驳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决明花了十分钟的时间,也没让蒙烽明白什么是小孔成像和丁达尔效应,张岷正在摸他脑袋给他顺气。看来决明不太适合当老师,我觉得走街串巷捡破烂给小朋友做玩具才是能让他开心的工作,张岷也不想让他太累了。赖杰拿起桶去打水,水源是一个接一个的小湖,有大有小,如珠串一般,蓝盈盈的,看似很深,实际上不到半米。我知道远一点的地方有河,是乌苏里江的支流,但是大家都不愿再走了,等着卓余杭开饭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吃到了他的招牌菜——灯影牛肉丝拌黄瓜。他还顺手从泡子里捞了几条鱼,树底下拔了点野菜,煮了一锅鲜美的鱼汤。野韭菜切得很细,有清爽迷人的辣味。烤面包,开罐头,凑了一桌。
        像梦一样,大灾难后的幸存者们,生活平静而美满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某人智商永远不在线,需要特斯拉线圈的治疗,而且他现在还试图抢我的日记本,但我还是要说——

        我们与母星同在。
        我爱母星。

评论(9)

热度(19)